刘庆广
刘庆广个人官网: 网站首页 > 艺术评论 > 正文

寒山留鹤影 冷月见禅心

范小舟


我们的好朋友庆广又要举办画展了,这是让大家非常高兴的事情,因为庆广在自己的艺术之路上不停地攀登,不停地创新。从这次画展展出的作品中,我们能清楚地看到这种变化和超越,这也是让大家比较佩服他的一个方面。在一如既往地强调用色的厚重和朴实,用线的准确与力度,布局的大气与雄浑之后,庆广这次更加强调自我,这是一种多年静修禅道以后的顿悟,是一种对生命无常,生死度外的幻象地深刻理解,虽然我本人对禅的参悟不能达到庆广所能达到的高度,但庆广这些画作带给观者的感性认识,或许是通往理解古人所说的“画为心声”的一条捷径。


幻是融合了道家哲学和佛学“空色”、“无常”等观念形成的思想,是影响宋元以来文人画主旨意趣的重要关键。清人戴熙说“佛家修静土,以妄想入门;画家亦修净土,以幻境入门”。一切都是幻,有形有象的绘画形式是幻,但必须去幻存真,但是,如果不能深刻理解画家所描绘的幻象,就不能见到画家的真心。又如龚贤说“虽曰幻境,然自有道观之,同一实境”。庆广的画自然不是对幻形的舍弃,而是无处不体现出由幻得真,追求本然的自我存在的价值和生命的意义。由于受佛家人生无常和道家人生梦幻观念的影响,庆广看人生为幻象。庆广对人生的认识,有如曹孟德 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”,又如东坡先生“人生如梦”,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”亦如陶潜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望南山”,或许他认为,现实人生地展开和流走,不过是梦中花,水中月,是虚幻不实的。


庆广善饮,有众多好友曾相聚酒醉,或许如陈白阳那样“避暑仙人宅,清凉自足夸。碧幢垂井树,锦障拂檐花。画笔入神品,诗囊集大家。却怜尘土梦,一醉是天涯”仿佛是为庆广而作。熟悉他工作室的人都能忆起,房子旁边绿树如荫、路旁流水淙淙,古建筑雕梁画栋,景色怡人。如此怡人美景相伴,但庆广内心那种“人生如寄”的痛苦与彷徨依然是挥之不去的,周邦彦有“谁识京华倦客?长亭路,年去岁来,应折柔条过千尺。闲寻旧踪迹,又酒趁哀弦,灯照离席”之词句,庆广应该和白石老人一样,有这样的体会吧。人是世界短暂的寄客,偶然而来,倏然离去,这种思想并非消极,它只是舒缓人内心的挣扎和苦痛,给人的灵魂带来安慰和平复,传达的是人内在的焦虑和紧张,这当然是作为血肉之躯的个体的生命局限无法避免的。


庆广的画表达的就是他的梦幻,他的悟禅和修道,他永恒的思考。他要把人带到横向的空间和纵向的历史中去追踪真实的意义。“窅窅横塘路,将为汗漫游”,或许,这才是庆广绘画的目的,他要将自己作为一个建议者,以自己的画作为说法,学习庄子哲学所强调的作生命的“汗漫游”,人生所迷恋的那些牵扯,都在彼时和此时的清波中涤荡,只有山前的云,溪边的月,永远常在。重的彩和墨依然在描绘梦里山川的浑厚,但逼仄的小路是喟叹几多无奈,低头缩颈行路的归家之人只是在寻找托寄之所而已,几尊大佛是佛也非佛,或者就是心的记号,来警醒世人,在他看来,一切都会逝去,一切都不会重来,白鹤飞过云山,只会留下些许的影像,玉蟾升起,亦非昨日之月,挂在空中的,或许只是禅心。